洪泽湖大堤遗存:镇水铁牛 安步以当车 排水沟捉鱼记 白马湖福祉来 几多乡愁锁清秋 诗四首
04版:洪泽湖 上一版 下一版
当前第105期  2014年09月01日  星期一
上一期  当前第105期  下一期
洪泽湖大堤遗存:镇水铁牛

    在洪泽湖大堤上有多处、多种遗存遗物,它们有着重要的史料价值,可以为我们研究和保护洪泽湖大堤提供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前面两期,我们分别介绍了周桥大塘石工墙和铁锔铭文的重要作用,以及信坝遗址和洪泽湖大堤加高遗迹的价值,这一期,我们来谈一谈镇水铁牛的重要意义。
    清康熙四十年(1701年),由时任河道总督张鹏翮以及修筑大堤工程的地方绅士,在高家堰(洪泽湖大堤)铸造铁牛(有九尊和十八尊两种说法),放置于大堤各险工处,现仅存五尊。淮阴区高堰渡口一尊、洪泽县三河闸门前广场两尊、高良涧进水闸两尊。铁牛近真牛大小,牛身长173厘米,宽83厘米,牛首高80厘米,伏卧在一块长150厘米,宽83厘米,厚7厘米的长方形铁板上,牛身与底板连成一体。在肩胛处铸有铭文:“维金克木蛟龙藏,维土制水龟蛇降。铸犀作镇奠淮扬,永除昏垫报吾皇。”在另一边的肩胛处铸有“监造官王国用”字样。
    康熙四十年,以张鹏翮为首的治河人为什么要选择铸造铁牛来“降龟蛇、奠淮扬”?首先,他们是以中国古代思想家“五行”(即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说为文化背景,借金(即铁)以胜水,以达到奠(即献、祭)淮扬(即淮安、扬州)的目的。同时,牛能镇水妖,在中国是有着传统文化背景的,西汉杨雄《蜀王本纪》记载:“江水为害,蜀守李冰作石犀五枚,以压水精。”这是中国治水文化中最早记载牛能制服水妖的记录,这里的牛已被神化。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往往有这样一种现象,即被神化的物体,往往有着无所不能的作用,哪怕是象征性的。当人们遇到难以达到的理想和目的时,或寄予某种精神愿望时,就会将这种愿望寄托于心目中的某一人或某一物。这种行为至少可以求得精神和心理上的安慰。就如同现代市民中,有一部分人仍然相信门向和风水文化现象一样,当他们认为自家门的朝向存在不利因素的时候,往往会放上一块“泰山石”,或在门头挂上一面镜子,这样就可以挡住一切不利于居住的恶魔邪气,以保全家平安。
    所以,在中国治水传统文化中,牛被作为能够降伏一切水害的圣物,在治理水害面前发挥着神圣的或象征性作用,因而在黄河河堤也遗存有铁牛,长江江堤也遗存有铁牛,就连皇家御花园的颐和园昆明湖,也要用牛去管控湖水安澜,只是它的身价变得更有皇家气派,即由铁变为铜铸,可是还为“五行”中的“金”,但是,他们的作用是一样的,就是为了镇水妖,保安澜。同时在洪泽湖大堤的铁牛铭文中,还折射出河道总督张鹏翮对康熙帝治河的歌功颂赞,也为自己任河道总督以来,在高家堰河工中,所取得的成效感到满意。
    史载,张鹏翮继于成龙后任河总的这几年,在治淮工程中的成果,是康熙帝最为满意的。所以在铭文的开头便用了个“维”字。维通惟,这里指“独”、“只”。比喻一切事物赖以固定的物体。
    当然,铁牛的设置除有上述作用外,当时也还具有水文标志的作用,现洪泽湖大堤还保存有原放置铁牛的遗址一处,俗称“铁牛湾”,该处高度低于大堤堤顶。说当时有规定,如遇汛期,当湖水漫至铁牛的某一部位时,即可以开启某一坝口采取泄洪措施。在此,铁牛已变成水位测量标志,所以铁牛的铸造既有着传统的文化背景和精神寄托,也发挥着科学作用。  
    (裴安年 孙高歌)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洪泽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淮安市洪泽区文化中心
ICP备案编号:苏ICP备130543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