碑刻“一定要把淮河修好”背后的故事 马年落雪 韭香依旧真爱永久 洪泽城区(含淮安市盐碱科技产业园)
水 质 公 告
遗失声明
04版:洪泽湖 上一版 下一版
当前第18期  2014年02月10日  星期一
上一期  当前第18期  下一期
碑刻“一定要把淮河修好”背后的故事

    这期,老裴将为我们解读洪泽湖大堤石刻——“一定要把淮河修好”背后的故事。
    谈起洪泽湖石碑,老裴既高兴又自豪:“自我参加这项工作以来,我在洪泽湖大堤上收集了好多的诗、图、文,都已经编辑成书,并且还在不断地收集。洪泽湖大堤的石刻很多,只要你去大堤走走都可以发现,表面光滑的石头通常都会有石刻,而且每块石刻间的距离都不是很大,只要你掌握这种规律就非常的好找。”
    说起找石刻的过程,老裴用了一个词来形容——艰辛。洪泽湖大堤的杂草很多,要想找到隐蔽一点的石碑,最好是冬天和初春找,那时的草已经枯萎,找到便于拓片。刚工作那会条件有限,有自行车就算好的了,有时都要自己步行去,自己要带专门的铲子,防止泥土把石刻埋在下面了。洪泽湖大堤又很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所以每次出去都是自己带点馒头、烧饼和水,中午就这么吃吃,时间长了,和放羊的老头都熟悉起来了,和老头谈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又了解到了其他的线索,所以找到的东西就更多了。
    说起石刻的含义,老裴用了“非常有趣”来形容。“洪泽湖的石碑很多,并且每一块石碑背后都有着一定的历史意义。就拿毛主席提笔的‘一定要把淮河修好’这块来说吧。”老裴指着刚翻到的图片。
    “毛主席什么时候题写的呢?”
    “时间是1951年5月15日,人民日报公开发表,1967年刻的。”
    “为什么题这字呢?”
    “这个就要说到当时的历史背景了。”老裴说道,1951年,是新中国建国的第三个年头,建国两周年还不到,而且,1951年国际环境和国内形势正处于非常时期,首先是以美国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挑起了朝鲜战争,战争形势直逼中国东北鸭绿江边境;其次是刚刚退逃到台湾岛的国民党叫嚣着要“反攻大陆”,国内建设正是百废待兴;再者就是江淮地区又遭遇特大洪灾,灾区人民奋起自救,在求生中,有的灾民艰难地爬上了大树,以躲避洪水的淹没。可在同时,蛇虫也为了求生爬上了大树。结果,有的人被蛇咬了,中毒而亡。当时的华东军区向党中央报告了江淮地区的这些灾情,毛主席看到这一段文字后,心情沉重,由此联想到了一段难忘往事。
    1945年,毛主席在周恩来副主席(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陪同下,前往重庆,与国民党政府进行合作谈判。当时的毛主席和周副主席都清楚的意识到,如果国民党政府不真诚地与共产党合作,国民党政府必将被中国共产党打垮,而中国共产党也将面临一个新的治国大业使命,在这样一个贫穷、落后、涣散的旧中国,要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使国之安宁?毛主席和周副主席便利用在国统区谈判这样的一个机会,拜见生活在国民政府辖区的知名学者和社会名流,一方面向他们宣传党的政策,希望他们促成国共合作。另一方面也向他们咨询治国方略,以广泛征求兴国之策。在交流中,著名历史学家翦伯赞先生对兴国兴政方面也谈了自己的几点见解,其中有一条使当时的毛主席更加认识到要处理好灾情的重要性,就是翦伯赞先生对江淮地区在中国历史上,对历代政府政权稳定重要影响的评价。他说在中国的历史上,发生在江淮地区的农民起义是最多的,也是最成功的。他从秦末发生在东阳城(现盱眙县马坝镇内)的陈缨、项梁起义及陈胜、吴广起义;汉时的刘邦、项羽起义;隋唐的杜伏威起义,在历史上又称江淮起义;宋金以淮河为界的对峙局面;明代朱元璋从一个讨饭者造反并建立明王朝等等,这些在中国历史上发生的重大事件,都与江淮地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重要的是造反起义事件都直接地推翻了当朝政权,这是为什么?接着翦伯赞先生又说,中国有四大粮仓,江淮地区地处华北平原和长江中下游平原,跨越了两大粮仓地带,所以在中国历史上就有“江淮熟、天下足”和“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之说。在这样一个广袤的地区,有那么多的人口,如果这些人民群众连基本生活都得不到保障的话,他们生存的唯一出路就是造反。中国有句俗话,叫“饿死不如做强盗”,这样造反的力量一旦形成,他们人多势众,死心塌地,势不可挡,任何力量都难以镇压。所以说,江淮地区的稳定与否,直接影响到当朝政府的社会稳定。
    北宋思想家李靓在《寄上富枢密书》中对江淮地区有这样的一段评价“当今天下根本在于江淮,天下无江淮不能以足用,江淮无天下自可以为国。……”一代学术巨匠梁启超也曾说:“淮河流域阳开阴合,为我国数千年来政治历史的中心,其代产英雄,龙跳虎卧,为吾国数千年人物史的代表。”
    毛主席面对眼前的江淮灾情,联想到翦伯赞先生及历史人物对江淮地区重要性的评述,在新中国这样一个非常时期,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的信笺上,他决然奋笔疾书,题写了“一定要把淮河修好”,发出了治理淮河的伟大号召。
    “你看这块‘阅高堰坝示河臣’乾隆御碑。”
    “这个就是现在毛主席题的‘一定要把淮河修好’原碑。”老裴跟我们解释道,这是文化大革命期间,文革中“破旧立新”就将乾隆的御笔刮去才有之后毛主席的“一定要把淮河修好”这几个字。
    当我对石碑字体已经抹去为何还会有碑文感到困惑之时,老裴接着跟我讲这里面遇到的趣事。
    1978年,大堤的又一次加固维修工程中,因在原碑亭处取土,就在该遗迹地下土层中发现了一块石碑,待清理出来后发现,该碑的尺寸、内容、字迹与1967年被磨去的乾隆碑一模一样,只是该碑已断为两节。
    “这是什么原因呢?”
    “我们可以推测,可能在当年竖碑时,或是因为工程意外,或是因为石料缺陷,在竖立时,石碑断了之后,又重刻一碑竖立,断碑就地掩埋,就是我们现在发现的这一块。也就是这样的一次工程意外,为当时1967年的文革年代里,没有留存照片、拓片、图纸等资料增添了一个意外收获。” 
    更有趣的是2004年,我县启动旅游业开发,其旅游项目开发的首选是少不了洪泽湖及大堤沿线的历史文化遗存,通过梳理择选,重竖五里牌乾隆碑被作为增设项目之一,可当时的情况是原碑被磨平、重刻、移位,后出土碑断为两截,存三河闸管理处,难以调出重竖,最后确定按原碑重刻一石碑再竖。当意见决定后,一切按照布置做准备。2005年的5月1日,是选定将举行一系列新项目剪彩活动日,在活动仪式举行前数日,邀请参与剪彩的省、市各级领导和相关人员已确定,邀请函也都按期送达,其中活动仪式也包含了重竖五里牌乾隆碑剪彩。经过准备,重刻的乾隆碑也复制完工,定于4月23日左右运至原处竖立。可是就在运碑起吊过程中,当吊车将碑吊至半空时,钢缆绳突然发生意外折断,石碑猛然间跌落,新刻的石碑这次又被跌断为两截,不能重竖,这样一来5月1日的系列活动内容将受到了影响。最后领导经过多方努力,采取各种办法,最终赶在5月1日前又重刻了一块石碑,竖立在五里牌处,让应邀的上级领导按原活动安排给与剪彩,也就是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乾隆碑。这块乾隆碑在时隔250余年后,竟然发生了与历史的、戏剧性的巧合,真是不可思议。
    “你看这一块碑里包含了多少的故事。”老裴笑着说道。洪泽湖大堤的石刻很多,故事也很多,“平升三级,吉祥鸣报,马上封侯”等图案都有着深刻的文化内涵,柿蒂纹这些花纹都记载着当时的人情风俗,还有少部分石刻如鞍马、太极旗、飞鸟、门庭石刻,平成永固,人物城池等是我们目前还不能解读的。
    下期,老裴将和我们谈谈家乡的春节风俗。(姚喜萍/文 田晋秋/图)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洪泽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淮安市洪泽区文化中心
ICP备案编号:苏ICP备130543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