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烈士寻亲 让英灵安息 2016年企业离退休人员暨供养直系亲属领取养老保险待遇资格认证通知 劳动模范个人信息征集公告 遗失声明 老子山镇人民政府关于南山头坟墓迁移的通告
04版:社会 上一版 下一版
当前第345期  2016年03月23日  星期三
上一期  当前第345期  下一期
为烈士寻亲 让英灵安息
西顺河镇为抗战烈士寻根

龚建军  

    一位老人紧紧地握着西顺河镇民政助理蒯建平的手,热泪盈眶地说:“终于知道父亲的祭日和归属地了。太感谢你们啦!”这是3月10日发生在太仓市浮桥镇感人的一幕。这位老人叫严建明,今年76岁。他的父亲严尚金于1945年2月17日牺牲在我县西顺河镇。对于父亲的牺牲地和具体的牺牲日期,严建明打听了半个世纪都没有结果,如今洪泽人不远千里登门相告,他是既激动又感动。这是西顺河镇开展“为十堡战斗烈士寻亲工程”的一个片段。

“西顺河阻击战”35名烈士他乡埋忠骨   

    1945年春节,正当抗日根据地军民欢度春节之际,盘踞在淮阴、宝应、高邮、扬州、仪征、六合、盱眙、来安等地的日伪军,侦察到我驻守新四军军部盱眙黄花塘附近的新四军二师主力已开赴津浦铁路以西,便乘机出动,大规模地向淮南进犯,妄图围歼我新四军军部。
    从淮阴出动的日军天井大队和伪军潘干成部28师的一个团共计1500余人,企图沿顺河、高良涧、蒋坝一线奔袭我黄花塘新四军军部。1945年2月15日,新四军军部命令正从泗洪县朱湖向苏中开进的新四军52团,火速奔赴黄花塘,保卫军部。2月17日早晨,该团开到离顺河集20里的地方发现敌情,团首长立即命令担任警戒任务的三营八连轻装跑步占领顺河集,阻击日伪南犯;七连从顺河集北边向东北方向运动,配合八连阻击敌人,掩护群众向湖滩转移。经过整整一天的激战,我军打垮敌人14次冲锋,共击毙日军72人、伪军200余人,我军26人在战斗中壮烈牺牲,严尚金就是这26名烈士中的一员。顺河地方政府和群众收埋了烈士忠骨,命名二十六烈士墓。
    在战斗中,还有9名战士身负重伤,不久后也牺牲,当地群众把他们都埋在26烈士附近。这场战斗就是新四军军史上著名的“顺河阻击战”,又称“十堡阻击战”。

七十年后地方政府为抗战烈士寻根   

    去年是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县政府决定对“二十六烈士墓”进行改扩建。扩建后的陵园占地面积约50亩,新建的洪泽烈士纪念馆与二十六烈士陈列馆将于清明节开馆,目前已投入1000万元。为了告慰英烈,让他们的亲属知道先人魂归何处,去年西顺河镇专门成立了为烈士寻亲的工作小组,并分批在全国展开“寻亲”工作。
    “寻亲难度很大!因为35名烈士牺牲已71年了,很多人入伍前后的姓名以及家庭住址都有变化。”蒯建平告诉记者,他们首先根据这35名烈士的档案开始寻找其中18名江苏籍的烈士亲属,但有的烈士当年参军后可能是出于保护家人等目的改了名字;有的烈士的籍贯地址早已不存在。好在每到一处,相关地方民政部门都积极配合,积极提供相关信息。目前已找到9名江苏籍烈士亲属,其中两名儿子还健在。另外,上海、浙江分别有一名烈士的亲属也找到了。
    “尽管寻亲过程艰难,但每找到一名烈士亲属,我们都很欣慰,很感动。”蒯建平告诉记者,当他们几经周折在江都找到王志国烈士的亲人后,他们得知,王志国新婚不久就参了军,妻子还没有怀孕,此后她虽然听说王志国已牺牲,但是一直未改嫁,直到1986年去世。

寻父半个多世纪终知父亲忠魂归处   

    蒯建平介绍,严尚金烈士的籍贯在档案上是太仓县,他们估计就是现在的太仓市。3月10日上午,他带着介绍信来到太仓市民政局,先查询当地烈士名录,没有发现“严尚金”烈士的名字,可是查询人员说有一名叫“严尚贤”的战场失踪人员,名字仅仅只有一字之差。他们请求调出档案比对信息。经过比对发现:二者入伍时间、入党时间、部队番号等信息都一致,综合分析信息后最终确定“严尚贤”就是“严尚金”烈士,并联系上了烈士的儿子——今年已经76岁的严建明。
    后来经过与严建明交谈得知,1941年,严建明刚满1岁时,父亲严尚金从家乡太仓报名参军,成为新四军1师52团的一名战士,严建明12岁左右时,家里曾收到一份其父亲的烈士证,证明其父亲于1945年牺牲,可是没有更多信息。父亲牺牲在哪里、忌日是哪一天,始终是严建明心里的一个结。这么多年来,每次祭拜父亲都是清明时在村头路边。现在严建明知道了父亲牺牲的准确时间和安葬地点,终于了却他半个多世纪的心愿。

继续寻亲之路让烈士英名回到故里   

    在蒯建平提供给记者的收录了35名烈士亲属的通讯录中,记者看到,经过他们的寻找,确认了这些烈士有的已无亲属,有的籍贯只有“山西省”三个字,有的则是“江苏江都”。蒯建平告诉记者,这35名烈士名单都是根据生前战友回忆整理而成,所以烈士的籍贯并不是很准确和很详细。
    “截至目前,我们已找到35名烈士中11名烈士的故里,但让人惋惜的是,有的烈士已无亲属。”蒯建平告诉记者,尽管不知道另外24名烈士的亲属是否还健在,但西顺河镇政府会不惜代价为他们继续寻亲。据介绍,目前他们已与烈士现在的部队联系上,同时也取得了新四军研究会的支持,将共同为烈士寻亲,让烈士英名回归故里,让烈士后人心灵得到慰藉。
 

新闻链接<<<<<<<

顺河阻击战  

    1945年2月初,正当我抗日根据地军民欢度新春佳节之际,盘踞在淮阴、扬州、六合、盱眙等地的日伪军,大规模向淮南进犯,妄图围歼我新四军军部。从淮阴出动的日军天井大队和伪军潘干成28师一个团共计1500余人,企图沿顺河、高良涧、蒋坝一线奔袭黄花塘新四军军部。2月5日,新四军副军长张云逸命令新四军五十二团,火速奔赴黄花塘,保卫军部。2月7日早晨,该团开到离顺河集20里处时,突然发现敌情。这时,军部通讯员又飞马传来张云逸副军长的命令,要该团快速抢占顺河集,阻击日伪军南犯,团首长接到命令后,立刻从团机炮连抽出两个班和四连、六连一起,协同七连、八连阻击南犯之敌,其余部队奔赴黄花塘。
  顺河集阻击战,整整激战了一天,我军共打退敌人14次冲锋,击毙日军72人、伪军200余人,我军26人在战斗中壮烈牺牲。顺河政府和群众收埋了烈士忠骨,造陵墓,建立了纪念碑。新四军副军长张云逸在追悼大会上高度评价了这次战斗,他说:“顺河集这场血战,把日寇兵分八路进攻淮南、扫荡新四军军部的阴谋彻底粉碎了。”

“寻父”半个多世纪后,76岁老人严建明终于知道其父亲忠骨埋葬地。

76岁老人严建明与西顺河镇民政工作人员合影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洪泽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淮安市洪泽区文化中心
ICP备案编号:苏ICP备130543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