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的幸福劳动 端午的那些事 情浓端午粽飘香 端午节的礼物 诗词赏析:
端午心情
想起端午
水调歌头•端午雨霏
写在端午节
端午,永恒的记忆
04版:洪泽湖 上一版 下一版
当前第66期  2014年06月02日  星期一
上一期  当前第66期  下一期
端午的那些事

胡可人

    一切都在追求原生态的季节里,我想起端午的那些事。
    儿时的端午不像如今,除多了一天法定假日和满街销售的冰冻粽子外,很少有特色的玩意儿。
    我的家紧临长江边,有关端午的习俗都具备条件。有菖蒲生长的湿地,有艾草遍野的山坡,糯米、粽叶和雄黄酒也不是稀罕之物,倒是这些年间少有了龙舟竞渡的繁华,觉得心中多了一份失落。
    记得每到端午时节,外婆手里就会捏着几个钱,迈着小步到菜市里买回一把既有菖蒲又有艾蒿的植物,踮着脚尖将它们挂在高高的大门上,说是辟邪。隔断时间又将干枯的菖蒲和艾蒿取下来,放到锅里熬成洗澡水,让孩子们一个一个挨着在脚盆里浸泡,据说有消毒祛暑的作用。
    端午还有喝雄黄酒的习俗,那时我们人小,没有喝酒的本事,外婆就将雄黄酒擦在我们的脸上,个个像化了妆的武生,拿着棍棒在院坝里你追我赶打打杀杀,好不快活!
    我家老屋是一栋干打垒的瓦房,周围潮湿,树木荫翳,杂草丛生,时有虫蛇出入。端午节的时候,在房子四周洒些硫磺,可以让虫蛇远离。不过好像这个方法也并不奏效,蜈蚣、蜥蜴和各种各样的蛇照常往来,成为我家的常客,好似我们的家也是它们的家,进进出出,大摇大摆,与人毫无二致。
    端午节吃盐蛋吃粽子都不重要,到长江边看“划龙船”才是梦寐以求的事。小时候父母都在外地工作,我们几兄妹全靠外婆抚养。外婆是旧社会来的人,她缠过脚,走路很不方便。端午节一大早,就听见外婆叮叮咚咚地在厨房里忙活,她给每个孩子煮一碗荷包蛋,然后热气腾腾地放到小木桌上。现在回想起来却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在物质匮乏的年头里,这顿端午节的早饭让外婆一定煞费苦心寝食不安啊!
    太阳刚刚露脸,我们在外婆的带领下来到长江边的沙咀河坝。沿河人头攒动,人山人海。那一艘艘配有龙头龙尾的木舟,一字溜整整齐齐地排在江边,每艘龙舟插着一面旗帜,不同的颜色代表不同的“码头”(地方或单位)。个个船手摩拳擦掌,随着一声号响,擂鼓声、呐喊声响彻云宵。那力争上游不甘落伍的气势,很有周密《观潮》中的弄潮儿形象:“争先鼓勇,溯迎而上,出没于鲸波万仞中……”真乃势不可挡。
    这一时难忘,这一天难忘。外婆已经离开我们多年,她给我们准备的端午节只能演绎成一曲余音,一幅古香古色的画卷,一段记忆犹新的文字……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洪泽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淮安市洪泽区文化中心
ICP备案编号:苏ICP备130543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