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洪泽新闻网!

报告文学(1) 他们在“疫”线

来源:    作者:aadmin    发布时间:2020-03-27 09:52:07    浏览(

  这是一个注定要被载入中国历史大事记的事件,这也是一个令世界震惊的大事件,这更是一个在全球疾控史上打下深深烙印的事件。根治了鼠疫、霍乱、吸血虫、天花等四大世界性疫情的新中国,在经历过非典考验后,又用国际人道主义精神,以援助的身影远涉重洋,万里迢迢地奔赴非洲,主动迎击和制服了埃博拉病毒,没想到在人们带着欢庆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的喜悦,迎接2020年的春节到来之时,类似的病毒竟然张开血盆大口,用反攻的形式,向毫无防备的华夏子孙发起了疯狂反扑。它的毒性比非典还严重,它比埃博拉还要狡猾,它的暴发比以往任何一种瘟疫还要猖獗。一时间,武汉沦陷,湖北遭殃,全国蔓延。专家星夜南下,军队火速增援,医护人员从四面八向湖北集结。建医院、搭方舱、捐款物……英雄辈出的华夏大地,就这样用当年抗日的精神,迅速掀起一场与新冠肺炎进行殊死决斗的人民战“疫”。

  全国人民的笑脸虽然瞬间被阴霾般的口罩遮掩了,但是毫不畏惧、决不退缩、英勇战斗的民族精神,反而在疫情压顶时更加高涨了。在党中央的统一部署下,坚定信心、同舟共济,各地结合实际情况,科学防控、精准施策。从城市到乡村,从街巷到农家,一张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防控网眨眼间布成,当武汉、湖北成为全国抗击疫情的主战场时,所有的城乡立即进入高度戒备的策应中,社区村头自然成为防控工作的一线阵地。道路战、巷道战、社区战、村头战……全部用一级响应,汇合成一场强劲的阻击战。
  在这场阻击战中,主战场上的军人、医生、护士、驾驶人以及负责物资供应、急救抬担架、后勤保障,甚至是殡仪馆的司炉工们,都在以顽强拼搏的精神于前沿阵地上同死神进行殊死搏斗,他们的英勇与果敢,随时随地都可以通过融媒体进行全方位展现和回放,而那些位于全国大后方的城乡一线防控人员,虽然没有前线战斗的悲壮激烈和险象环生,但高度戒备中一丝不苟的守土领责、守土有责、守土尽责精神,无疑已成为我们值得切换的又一个镜头聚焦点。他们的岗位细小、平常、琐碎,每天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情,他们在敬佩、称赞、关注前方勇士的同时,也从不厌倦、从未懈怠、从无放松,更没有小觑自己在联防联控中的作用,人人像一颗小小的螺丝钉,铆在了指定的“疫”线位置上,把后方当成了主战场,紧绷防控神经,绷紧严控之弦,在全国防控一盘棋的工作中,充分发挥着一枚棋子的作用,以小卒过河赛大车的本领,对疫情进行严密防控,为前方决胜打赢发挥着盾牌的作用,为阻击疫情蔓延发挥着哨兵的作用,为一方群众的健康发挥着守关把隘的作用。他们是滚滚抗疫洪流中的一滴水,他们是联防联控大军里的普通一员,下面就从全国基层一线亿万防控队员中采撷来几朵寻常的浪花,折射一下太阳的光芒。
  成银确保打赢
  以革命先烈魏其虎命名的其虎村,坐落在苏北水天一色的白马湖畔,那里是淮安市洪泽区的东北门户,人们可以用声音进行隔水相应的淮安区,已经成为全市疫情的重灾区,用毫不夸张的话说,已经是人人淡淮色变。
  其虎村是一块漂在水上的土地,至今人们在深耕农田时,依然会不时从泥土里翻出当年抗战时,双方枪管里射出的暴雨般子弹壳,作为抗日英雄的魏其虎,就是把最后一滴血浸透进了这方黑土里。如今,这个半岛型的村子,始终积淀着英雄的气概,经过几十年的治理改造,原本封闭落后、水患频仍的普通乡村,已经改造成排灌自如、旱涝保收、水陆交通十分便捷的水美乡村。这里的农民在勤劳的本质下,始终秉承着亦农亦渔的传统生活方式,人人能船,个个能渔,男人能厨,女人能农,奋斗为他们迎来了幸福美满。然而,四通八达的交通在全国进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后,无疑也给村里的联防联控带来天然的难度,把守好三条陆上公路和一条浔河,只能是控制了“半壁江山”,另半边沿湖地段则变成了无法扎口的敞门入村大门,稍有疏忽都会导致联防联控因湖而“湿守”。年过半百的村支书王成银,对自己生活的这方水土了如指掌,虽然深明湖防难糊,但是对打赢这场联防联控的村级战“疫”,他可谓是成竹在胸。为了把这一方水土构筑成屏障,党支部成立了党员突击队,团支部成立了志愿者服务队,村委成立了老干部督查队,在进组入户散发纸质宣传材料的同时,利用手机发送短信、微信和三轮车拖着音箱进行播放,每天从早到晚不停歇。这种以“声”守湖,效果非常好,发挥了对沿湖围堤进行严防死守的作用。起初,少数想靠岸卖鱼的人,经过宣传劝导,自觉到上级指定的地方去了,再也不像过去那样“打游击”了。
  土地流转政策灵活运用后,很多年轻人主动把承包地转给了种田能手,自己则夫妻双双外出打工挣钱了。按照乡风民俗回来过春节时,平时的空巢刹那间热闹了起来,家家济济一堂,户户灯火通明,于是,这个一年一度里左邻右舍、乡里乡亲团圆的日子,又成了农家要脸面、显人情、摆阔气的集中办事高峰期,生日、满月、进宅、结婚,大事小情不断,鞭炮锣鼓此起彼伏,很多人家为了不撞“车”,相互间还私下里进行通融协商,从正月初二开始,中午、晚上轮流做庄,你方唱罢我登场,一场酒宴几十桌,笙箫管笛配唢呐,点歌说唱二人抬,白天意犹未尽,晚上精神十足,特别是遇上了“老人”(死人),更要用摆个大五朝(天)来显示孝顺,帮办上门搭棚支炉,一日三餐流水席。疫情来袭,阴霾笼罩,要想让人们来个180度大转弯,谈何容易?头天上级规定聚餐不得超过两桌,第二天直接就下禁令,不允许聚餐,连扎堆聊天都不行,大人小孩全部居家。这对祖祖辈辈沿袭下来的农民来说,不只是执行难,而且作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村干部,要想依靠拉下脸来强制执行,不一定能发挥真正的效果,主要在于农民不是工作人员,处分不顶用,罚款不好使,再说了,现在的人们不差钱,只要罚款能办成的事,他们也乐意用钱来“摆平”,更有令他头疼的是,为丧主抬重(抬运尸体和骨灰盒)的就要8人,这是自古流传下来的“规矩”,上溯到哪一代老祖宗,谁都说不清,反正是祖训难违,从吉利角度讲,丧主也不能自己抬重,在坊间,骂人最恶毒的一句话,就是“死了自家抬”。 “抬重”成了丧主坚守的底线,防控不允许人员聚集的规定又是必须捍卫的红线,更是体现基层政权执行力的高压线,底线与红线相遇,保障红线的威严,才是显而易见的阵线。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当天下午,村里就有一户“老人”。得知信息,丝毫没敢耽搁的王成银与村主任高锦尧赶到丧主家时,对方找来的“帮办”已经摆开了大操大办的阵势,搭棚子、摆桌子、架炉子、撕孝布。他俩从身上掏出预备的口罩散发给没有戴口罩的人,然后当众重申疫情防控中有关禁止人员聚集的规定。然后一步步动员对方从拆棚子到撤炉灶到收饭桌到取消笙箫管笛,就像蚂蚁啃骨头,最后只留一个唢呐,原来的大操大办经过一下下缩减,到了“抬重”的问题对方绝不退让,好似押宝那样以生家性命相抗。王成银明白,主要是传统的习惯和迷信观念在左右着对方,于是,他便从心理分析角度入手,分别找家人谈话,用各个击破做对方的思想工作,并严肃地告诫对方,现在不是我们私人之间在协商,也不是集体与你家在协商,而是疫情不允许我们协商,如果一意孤行,村里肯定要请公安来协助开展工作,到了那一步双方就都难看了。其实,王成银心里明白,他最后的这句话无非是用来震慑对方而已,即便是对方犟劲上来了,双方僵持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他也不会轻易用这一招。
  农村工作有时候就是这样,需要用软硬兼施,仅凭大道理不只是难以解决,而是不接地气,很少有人听,有时甚至会给对方以留有余地的幻想。基层工作是一本厚书,村干部是标题,群众就是标题下那些前后照应的紧密相关文字。这些文字组成的内容,说简单会相当的通俗明了,说复杂又满是隐藏的深奥,只要标题与文字一脱离,那就是一堆废纸。做群众工作,需要果敢与智慧两项兼顾,要干脆与磨劲相配,既不能用规定去死搬硬卡,又不能让对方感觉自己太软弱,必须要学会利用迂回方式去解决,这样才不会留下后遗症。说实话,王成银任村书记这么多年来,还从未因为与村民处理事情而动用过公安,他觉得那样狐假虎威,只会导致压而不服,增加以后的工作难度,让农民瞧不起,使自己的威信在无形中降低褪色。这是他从已经当选为“淮安好人”的哥哥、镇法律服务所主任王成军那儿学来的。经过他的一番晓理与动情,丧主解开了思想疙瘩,并严格遵守村里给其规定的办丧事人数,不举幡抬轿游行、不组织车队去火化、不搞骨灰安葬仪式,自然也没有了“回堂饭”(最后一顿隆重的酬客)之说。
  无形中拿下了一个小“山头”,虽说是意外,却也在王成银的胜算之中,这也为村里下一步在联防联控期间,处理类似事情做出了样本。然而,难上加难的事情还在后头,全村农户分散在20多个居住点上,不只是给掌握信息带来了难度,更主要的是眼前哪家要办事,哪家准备办什么事和哪家想在什么时候与什么地方办事,还都是一片空白,如不悉数掌控,就是坐等球打,那样便会出现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疲于奔命应付,一乱就忙,一忙必定容易出差错,违规聚集就是在触碰红线,如果真的因为触碰红线导致疫情传播,那就不是自己这个村干部的小小官职问题了,而是对群众健康和社会防控造成无法挽回的大损失,那样即便是自己去坐牢也是枉然。为了确保不出现一家办事与一户聚餐,王成银首先将村干部和党员进行包组定户,紧急通过摸排,清楚地掌握准备摆宴的对象,接下来利用大年三十和初一家家团圆的机会,挨门逐户登门做工作,与此同时,对村里专门从事帮办的专业户进行约谈,定下死规定,用疏堵结合的方法,让村民们主动放弃了几十场大型的办事集聚。
  工作做了,话也说了,保证书也签了,但是并不代表就一了百了了,必须要跟进落实。就在此时,根据摸排,发现有8人来之于疫情严重的武汉。这可是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镇、区都已挂上号,他迅速带领人员逐一上门,添加微信、登记,天天量体温、做记录,督促居家隔离和禁止与村民接触。后来虽然他们经过14天隔离无恙,王成银从稳妥出发,还是做他们工作,要求疫情当前不添乱,继续宅家莫乱转。到2月22日为止,洪泽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与疑似病例依然是零报告。这样的防控实绩,自然与防控“疫”线王成银们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这就是一个村的防控事。一个村尚且如此,何况一乡一县一市一省一个国家哩,真的令人难以想象啊!更令人发自肺腑地钦佩!!
  通讯员:高锦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