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洪泽新闻网!

33年守护196座泵站

来源:洪泽报    作者:aadmin    发布时间:2017-10-13 08:10:40    浏览(

  他是白马湖畔一名极其普通的水泵机电员,每天骑着破旧自行车来回奔走在白马湖河道,33年行程逾30万公里;他独自一人维护着白马湖西岸196座泵站200多台水泵,让沿岸7万多百姓生命财产和数十万亩农田连年得以平安。他叫郭兆建,远看像个渔民,近看像个泥人,从1983年他被招录为岔河镇水利站机电员那天起,风里来水里去,默默维护着白马湖水利安澜,被老百姓誉为镇水“铁牛”。他被评为今年3—4月份“淮安好人” 、1—2月份“洪泽好人”。

  很多年前,岔河一带就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土语:“要想过得旺,一靠党来二靠泵。”靠党这没说的,可怎么生活过得旺还得要靠泵?诠释这话还得从岔河地区特有的地理环境说起。岔河镇濒临白马湖,是洪泽全境最低洼的处所。白马湖面平均海拔6.5米,而它上游洪泽湖的湖底海拔就超过10米,要是加上洪泽湖水深那高差吓人。正常情况下上游洪泽湖水是通过洪泽境内的九条河道流到白马湖,再由白马湖流入运河和长江,这样一来每年的汛期,岔河地区就成了承接上游客水的集聚地,特别是遇到洪涝灾害,这里的泵站维系着群众的安危,水泵也就成了百姓的生命泵。

  1983年初,郭兆建来到岔河水利站工作时,这里的泵站有99座。那时候郭兆建和两位师傅一起维修着101台圬工泵。两年后他的两位师傅相继退休,只留下他独自一人镇守这方。1991年一场特大洪水过后,岔河地区的泵站增加到196座,水泵超过200多台,最远的泵站离他家有30公里。但还是他一人在这里值守,这一守就是33年。

信念如铁---33年护泵他无怨无悔

  1983年元月,24岁的郭兆建来到岔河水利站时还是个小伙子,高高的个,黑黑的肌肤,浑身透着机灵,从那时起郭兆建就跟着水利站的老机电员后面一点一点的学习泵站维修技术。两年后他跟随的师傅相继退休,镇水利站考虑到工作需要又陆续招聘了几位年轻人跟着郭兆建学艺,可招聘来的年轻人要么是受不了这份苦要么是嫌弃这里待遇太低,都不辞而别,依然是只留下郭兆建一个人坚守,一年、两年、30年,直到现在还是他一人在守泵。

  守泵不仅又脏又累孤独难耐,而且很清贫,到2017年郭兆建每月的收入也不过才两千多点,他说这些年来也有许多外地的人想聘请他,若是凭着自己的机电维修手艺到外地发展一定能挣很多钱,可他没走,也不能走,郭兆建说他要是走了白马湖西岸七八万老百姓和196座泵站怎么办?几十万亩农田谁来守护?33年下来他对这里200多台水泵就像自己的儿子一样熟悉,虽然太脏太苦,可时间长了他对泵站有了特殊情感,离不开它们了,他必须坚持。

  从满头乌发到两鬓斑白,多年来他一直独自骑着自行车拖着沉重的工具每天奔走在各个泵站。风里来水里去、油里钻泥里滚,长期浸泡在水里郭兆建得了严重的关节炎,后来他觉得一天要骑车几十里实在蹬不动,就自己买了电动自行车,这样既省力也能多带点工具。郭兆建说,水泵的泵基只有60公分高,检修泵体他得趴在泥里,修理电机他又得浸在油里,每次郭兆建检修后从泵站出来,必定是一手油一身泥,看着河道里的污水和垃圾顺着他的腋下流进了工作服里,他总会乐呵呵地说:“看,这是我从白马湖里淘到的宝贝。”

  八年前妻子孩子都劝他:“你也50岁人了,没有星期天没有节假日的,别说整天泡在水里,就是一天下来骑着自行车来来往往几十里年轻人也受不了啊!别干了,这么大的岁数了为什么还要受这份罪。”郭兆建舍弃不了,这辈子他就做了维修水泵这一件事,这一件事要是再坚持不到底怎么向百姓交代?虽说修泵又脏又累,但是他要是不泡在水里,那一到汛期这里的老百姓就要沉在水里。每当他看到岔河群众因为泵站坏了着急慌忙的样子和殷切的眼神,他就觉得自己必须坚持,不为别的,只为这些乡亲。

重任如铁,196座泵站成了他的“宠儿”

  干了33年机电员,郭兆建把泵站当成了他的宠物,每天不去看看它们就觉得不放心。说他是泵站的主人那名副其实,可要是说到他这个主人有什么特权,那可丁点没有!但有两样他很特殊:一年365天他全年无休;手机24小时开机从来不关。郭兆建说白马湖的水泵一天也不能“罢工”,谁知道哪块云彩会下雨?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只要手机一响他立马就得起身,这是一种使命!

  每年从三月份起郭兆建就会忙碌起来,他要在汛期来临之前对200多台水泵进行逐台维护检修,一点都马虎不得,从这时起他每天都会忙得没日没夜连饭都顾不上吃。郭兆建说每年三月到十月份是汛期,也是泵站损坏的高发时期,这期间,郭兆建每一天的神经都绷得很紧,随时都要做好突击修泵的准备,他必须保证所有的水泵都处于良好的运行状态。

  汛期常常是雷雨交加,有时候这边泵站没修好那边泵站又坏了,最多的时候郭兆建一天修过30台泵,从早上开始维修直到第二天凌晨三点才将电机修好。2015年7月郭兆建在龙庄维修泵站,“铁葫芦”上面吊着的机电设备有一吨多重,捆绑电机的绳索突然断裂,机电设备猛地掉下去了,万幸的是它在下一个卡槽又被卡住时,离躺在下面的郭兆建还有50公分,郭兆建没顾得上紧张,急忙爬起重新捆绑好后又继续施工。

  事后郭兆建家属埋怨他很长时间,说他快六十岁人了怎么还这样充能,要是出事怎么办?郭兆建说当时他也吓出了一身冷汗,不管是砸到他还是摔坏了水泵,都会给水利站带来重大影响。可打那以后要是又遇到危险的事郭兆建依然冲在前头,他说自己年纪大了不能像年轻的时候一样几个猛子扎进水里就能把螺丝松开,但这些设备在他手上盘了几十年,他熟悉它们,他上手了心里就有底。

恤民如铁,他虽不为官可心系村民

  郭兆建说有一件事一直让他内疚,那是在1991年初夏,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水压境让岔河地区顿时紧张起来,上游洪泽湖水位居高不下,下游白马湖水位持续高涨,天上又是暴雨不停,岔河境内内忧外患,上百台水泵连续翻水也无济于事。县里考虑百姓安危下达了撤离的命令,几百台手扶拖拉机连夜把老百姓的财物向高处转移。看到这场景郭兆建自责,尽管他负责维修的101台水泵连续运转没有一台趴窝,可他还是觉得有愧。

  郭兆建说他有时候很孤独,白天黑夜都是他独自一人奔走在各泵站的路上,没有人陪伴、没有人搭讪,可想想自己所做的事惠及到千家万户,他又觉得很满足。绝大多数时候泵站里只有他一个人在干活,连个递工具的人都没有,要是白天他还可以请路过的村民在旁边搭把手,可要是赶到夜里需要去维修他只能是孤身一人。有的泵站旁边就是坟堆,郭兆建下去修泵先是出一身热汗,然后看见坟茔他又吓出一身冷汗。

  泵站都是在野外,修水泵必然要下到水里,到了夏天不仅蚊叮虫咬,还经常有蛇贴着他游来游去,手臂被蚂蟥叮咬那是常有的事。到了寒冬腊月,虽然他穿着皮杈下水,可还是被冻得直打哆嗦。郭兆建说,2015年初的一个冬天,大雪纷飞,他在南街村修理工字街泵站连续站在冰水里整整三个小时,村民们看到他冻得脸色乌紫,急忙拿来了老酒让他喝几口暖暖身子,这几口老酒让郭兆建到现在还记着他们的好。

  去年深秋,阴雨连绵,洪泽地区内涝严重,可在这档口岔河村的排涝水泵坏了,接到电话时郭兆建已经整整忙了一天了,他没顾得上吃晚饭,立马赶到泵站,脱下衣服一头扎进河里,两小时过后水泵修好了,可郭兆建却发起高烧来,这时候村里干部才知道郭兆建已经感冒一个星期了。这一个星期,郭兆建一天都没休息,他说这秋雨下得这么大,岔河很多群众麦子都没种下去,不赶紧排涝耽误的可是一季的收成。类似这样的事郭兆建做了多少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他觉得这是应该做的,村民们很感激他。这就是群众心中的老郭,几十年来一如既往不改初衷的老郭。

  33年过去了,岁月风霜已经把当年黝黑强壮的毛头小伙子变成了大叔,再有两年郭兆建就到了退休年龄了,郭兆建说他近期一直在找领导尽快配几个年轻人交给他传帮带,当他最终干不动的时候,泵站必须要有新主人,岔河的老百姓离不开泵站机电维修工人。郭兆建要把30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传给年轻人,让“献身、负责、求实”的基层水利精神继续在白马湖畔发扬光大。

  (稿件由区文明办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