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洪泽新闻网!

冬日话数九——六九看河柳

来源:洪泽报    作者:aadmin    发布时间:2018-03-01 22:10:16    浏览(

   高锦潮

  春打六九头,卖了皮袄买头牛。立春与六九如影随行,所以民间便有春打六九头之说。跨进春天门槛的气温,如同人们从门外进入了室内那样,感觉明显不同。坊间这歌谣,意指数九至此,本是万木凋敝、雪光刺眼、冷气清空的严冬,陡然间推开了春天的大门,虽然前后对比相差不是怎么太大,但融融暖意和全新的环境,恰似一个久围着饭局转悠的人,在面对满桌荤腥油腻生厌时,陡然间上了一盘脆生嫩旺的时蔬,令人生出心旌摇荡的冲动欲望。

  春天来了,春的气息吹到了脸上,阳光自然灿烂了,被唤醒的大地散发出久违的泥土芬芳,受隆冬压抑了好长时间的心情瞬间也得以释放,显得神清气爽;麦苗打起了精神,树枝在风中悠来荡去有了柔韧性,枝头上也若有若无的出现了绿意。如此春暖,皮袄已经失去了御寒的价值,不如用它换头牛回来春耕,也解了主人的辛劳疲乏。话虽这么说,皮袄是不至于卖的,但完全可以打理干净,放心地收进衣橱,留待下一个交冬数九时再穿,而牛则是必须要备的,因为春耕已经在土壤里受孕。

  五九河冻开,六九燕子来;六九五十四,口中赛暖气;六九五十四,苍蝇垛屋茨。料峭的春寒中,透露出和煦的暖意,人们口中呼出的气体,已经不是出口瞬间就凉的冷气,而是带有明显的热乎劲,这种来自丹田的热气,之所以能够延长了热乎劲,是因为外部气温的大环境发生了好转,才出现了热度的利好,就连依然不敢飞出苫在屋上草棵里的苍蝇,也有了翅膀蠢蠢欲动的丝丝暖和感;春燕于呢喃中,进入了寻常百姓家,开始清理上年留在主人家的老窝,为迎接新生命的到来,忙忙碌碌地做着父母应该准备的事。

  五九六九,沿河看柳;六九五十四,杨柳树上发青绦;六九五十四,枝桠冒嫩刺。许多的六九歌谣,都是用柳树来作比,这是有一定的特指性的。我国虽然树木品种丰盛,可是众多树木在遭遇秋风残酷无情地横扫后,纷纷扬扬的叶子陆续弃枝而去,唯有光秃的树枝在经受着严寒的考验。当深秋与冬天的雨雪不断催残时,除了借助枯风冷雨发出凄凉的哀嚎,更多的是在长久的严寒环境中被风霜雨雪给腐蚀得皮肤粗糙、枝条僵硬,且久久沉睡在冬眠中。柳树虽然经历如此的遭遇,但由于它们大多生长在水边,水性好,不像别的树容易被水欺死,河岸上的土壤解冻后,泥土变酥,容易把河中的水份给汲附上来,这样一来便为柳树的根部开辟了滋润的绿色通道,这就像“春江水暖鸭先知”那样,利用近水楼台的优势,被充足的水系洇润,所以,便早于任何树种转变肤色与抽芽。

  沿河看柳,看的不只是枝条在变软中有了垂感、韧性和软绵,树皮于黑褐里转成了亮色,最明显的是原本的枯桠硬枝上,生发出了嫩刺,冒出了绿茸茸的尖尖儿,因为此时的嫩刺尚且在萌芽状态,肉眼近瞧很难分辨,便出现了远看满是近却无的情况,只有极目远眺,才会在碧波荡漾的春水映衬下,显出水渍墨染般的影影绰绰青青淡淡的绿意来。加之此时的山水不再是寒山瘦水,此时的天地也不再是天冷地冻,冬天已经成为寒冷词语中的赝品,春天喧宾夺主,远山近水旷野苍穹,被春嫂格格的笑声给吵醒,绿意也让春光的眉来眼去给挑逗得在痒痒中忍俊不禁,于是,淡雅的嫩绿不知是河水映衬出来的,还是树上的嫩刺舔出来的,满树满河都像略施了脂粉的窈窕少妇那样,被上了绿的淡妆给揉搓得令人春心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