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洪泽新闻网!

陈向村往事

来源:洪泽报    作者:aadmin    发布时间:2018-08-06 07:49:22    浏览(

   向德美

  在2017洪泽最美乡村网络评选中,我的家乡陈向村有幸成功入选并高票拔得头筹。陈向村位于洪泽区仁和镇(今岔河)东南,地处洪泽、金湖、宝应、淮安区四区县交界,较早时人们称这里为庄口。全村现有640多户近2600人,从老家出门往东约300多米,草泽河、山阳河进入白马湖在此交汇即今天白马湖环湖大道和四季花海景区入口处。三十多年前人们面湖而居,一年四季的景象是这样的:春,芦苇青青油麦飘香;夏,风吹鱼腥水波作浪;秋,紫菱如锦稻穗归仓;冬,积肥修渠备耕奔忙。

  水患常侵扰 物产亦丰饶

  这里地势低洼平均海拔只有6米,雨季湖水排泄不畅夏天多有水患侵扰,原国务院总理温家宝1993年曾莅临小村调研农业农村水利。湖里水草丰盛,滩涂沼泽水面3万多亩,在集体经济年代,附近十里八村生产队农闲时积绿肥,社员们开着机帆船到湖里捞水草,披星戴月拉纤下湖罱泥挖渣,搅碎发酵掺到农田里,土壤有机质含量相当高。此处出产的大米入口绵软,湖藕清甜湖鲜飘香,莲藕、鱼虾等水产品,说它们纯天然野生一点也不过分。这里的菱角有四根刺、芡实浑身都是刺,味道特别鲜美,湖里的藕单也是极鲜嫩如处子的肌肤一样白皙。

  交通且不便 风景却优美

  以前到仁和中学、岔河中学上学要步行20多里,刮风下雨一身泥泞,拖鱼运藕车把道路压得坑坑洼洼。草泽河上那时还没有桥,到金湖孙集赶集办事,过往行人只能靠渡船。摆渡的周氏夫妇老两口每天风雨无阻,男女老幼敬称他们为周爹爹、周奶奶;渡船费是从不还价的,要不然你得绕几里地到西边沈渡对面的一个渡口,不过你要是真没带钱,他们也不和你计较的。

  湖边是鸟儿的乐园,野鸥湖荡飞、白鹭水上漂。堆头集圩堤边垂柳依依、湖面碧波涟漪、篙草苍翠欲滴,站在顺天圩上你可以看到芦苇婆娑的身影在水中摇曳,划一条小船到芦苇丛中你能听见芦花在动情地歌唱。相传唐代大诗人刘禹锡去苏州为官途中路过陈向陶圩被眼前的美景吸引,在千圩上驻足停留并泛舟湖心,留下脍炙人口的诗篇《采菱行》。诗中这样写道:“白马湖平秋日光,紫菱如锦彩鸳翔。荡舟游女满中央,采菱不顾马上郎。争多逐胜纷相向,时转兰桡破轻浪。”菱角成熟季节撑一条小船在湖心赏湖光水色,你会发现鱼翔浅底、水草青青,水天一色、白帆点点,曼妙的歌声和采菱女靓丽的身影交织成一幅天然美景。

  人杰有宝地 笃实看学风

  村里人多重视子女教育,别小瞧了湖边这个不起眼的小村子,这里985、211名牌大学毕业的有N多个,小村里留学移居海外不下于20人。当年南京来的胡阿玲、清江市的陈浩问、无锡来的大老朱等老师,学生们很喜欢。“三个明、三个美”的学习成绩在附近几个村小有名气。新四军传奇将军陶六指、工程师翟学良、农艺师王守宝、内科主任王保,村里年龄稍大的提起他们都会津津乐道。陈家两个弟兄留学去了美国,留下年逾古稀的兄长照顾耄耋之年的双亲;少金矿大毕业辞教去了国外,方元的装修业务发展到了石家庄,表弟官贵在部队当兵做到了团职,学贵的保险公司每天是车水马龙。再后来翟家的大龙二龙、王保家的怀青弟兄都上了985,怀青离开深圳中银去了加拿大、怀春则去了深圳华为;爱军从中南政法毕业后去了检察院后来又到法院做了领导;胖子民生的儿子石油大学毕业后与南大毕业的邻村姑娘朱珠喜结良缘;陈浩与村里的发小晶晶姑娘携手人生去了上海华为;广明离开德勤会计师事务所自己办起了公司,中花的孩子考上了商务厅。峁凯老师虽是外乡人但全家早年一直生活在陈向,当年作文竞赛拿了全省第一,他的公子清华研究生毕业后去了世界银行。我们弟兄们小时候曾在自家草堆旁点火取暖不慎将整个草堆引着,如此草跺取暖的故事凡三次,但小时三把火的弟兄靠着自己的勤奋努力都跳出了农门。

  生活虽清苦 幸福自满满

  在那个肩挑人扛的农耕年代,汛期来临时村民们下湖挖水垡加固圩堤,冰雪隆冬季节赤脚光腿下河打垄沟;我出生于1960年代,大约我十一二岁时夏天到地里插秧、薅草,冬天在麦地里施腊肥,每天可以挣得0.8—0.9个工分,那时候一个工分一元钱,条件好比较富裕的村一个工分才能有一元钱。清明时节我背着竹篓、赤脚光腿到堆头集滩涂拾田螺;端午前后养一季春蚕,放学后爬到几米高的桑树上摘桑叶。夏季中午时分男女老少穿个裤衩光着脚板下河踩螃蟹,那场面真是人山人海。秋收季节割稻、种麦、栽油菜,摘菱角,弟兄们用毛竹篙撑着船摘蒲棒。冬季寒假弟兄们在圩堤上刨树根,树根做成板凳、椅子、桌子或者当柴火用,直到现在老家的椅子板凳还有当年刨的树根做成的;腊月年关则把门口与山阳河相连的水塘堵上把水抽干戽鱼,我和父亲两个人高高兴兴地把鱼拿到县城新建路大菜场去卖。

  有诗人这样写道,这是一片湖但在我心里早就成了一片海;无论晴空万里还是电闪雷鸣,大自然每一次洗礼都让这片湖更加风情万种,春夏秋冬每一次走过都给这片土地不同的印记。鱼米之乡、四季花海、光伏发电、生态旅游让古老小村焕发出新的生机,生于斯、长于斯,乡音乡情时刻萦绕在心头,走遍千山万水还是家乡的风景最美。只要你曾经是村里的一员,哪怕你是在北上广深还是在异国他乡,你心中永远有那么一个小村庄,那就是你的家乡——陈向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