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洪泽新闻网!

山雨

来源:洪泽报    作者:aadmin    发布时间:2018-08-06 07:52:15    浏览(

   张桑麻

  雨来的时候,天空惨淡得像张宣纸。

  屋内外的光线暗下来,越来越暗,越来越暗,大朵大朵墨似的云团在头顶铺散开。仿佛一页纸上正画着一幅泼墨山水,或者是田园的画卷,那鼓涌的云分明是淋漓的墨叶了,一大片一大片,那么繁茂,漆黑的墨色正在不断地向着四处洇晕,直把原本晴朗的天空遮裹了一个严实。

  隐隐的,有了或清脆,或沉闷的雷声,那雷声时而在空中轰鸣,时而在头顶炸响,其声隆隆。条条银蛇似的闪电开始撕裂了天空,像那墨叶上的纹脉。

  “山雨欲来风满楼。”山里楼没有,然而那土屋数间却招惹得这风儿大摇大摆地穿堂入室,把些小的房间灌得个涨满。

  稀疏的,大粒大粒的雨点已经到了屋前,在屋顶及地面上噼里啪啦地一阵乱响。远处的山头泛了白,那白长了腿,正在向着这村庄侵袭。细碎的脚步声隐在庄稼地与树头上。唰——声音由小渐大。世界的喧闹全都被掩盖了。阴凉的风也逼近眼前,庄稼和树头全都在摇,在晃,在舞。

  转眼,雨就到了,村庄、远近的庄稼地全都被笼在这雨中。从窗子望出去,那骤雨落在别人家的屋顶上,击起了一层蒙蒙的雾气,地上很快就流成了河,且在河面上不断地冒出一颗颗明灭的水钉和气泡,这里,那里。间歇,伴有轰鸣震颤的雷声。

  我的老屋成了水帘洞,串成丝缀成缕的雨水从石棉瓦的屋顶淌下来,成了一面幕布。这幕布由前后屋檐坠下,垂地有声,在屋脚下砸出了一溜水沟儿,像是我的护城河。

  个把钟头,天空的墨色渐渐淡去,好像是一点点地溶化了,天空完全露出了宣纸的底色。雷声渐远,渐稀,最后仅剩了缠绵的雨声,嘈嘈切切。

  最爱听雨,侧耳听那潇潇的雨,造“雨打芭蕉”之声。在北方苦寒之地,无芭蕉,但有庄稼遍野,有蔬菜满园,有村庄零星。虽无芭蕉,但有葵花与倭瓜的大叶,有翼然的屋顶可以擎雨,可以借雨发声,那是雨在大叶及屋顶上行走,舞蹈。

  在雨天,俗世的尘嚣远去,内心禅静,最适读书,遂翻箱倒柜,找出几本老书,专拣那有风有雨的看,在这风雨的背景中读书,不想那境界全出。这就好似放着音乐写作,那文字全都长了眼睛,长了腿脚,自己安家。也好似行路有风牵引,有了风的相伴,纵使行走在陌生的乡野,也必能轻松地找到想去的地方。看着看着,那书卷上的文字仿佛就全都模糊起来,渐渐地洇成了墨似的云。

  在这个夏天,我有了如莲的喜悦。我记起老家的雨了。

  它柔柔的,凉凉的,落进村庄里,落在庄稼地里,打响老屋的顶,打湿我的粗布衣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