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洪泽新闻网!

一些删除的人

来源:洪泽报    作者:aadmin    发布时间:2018-08-13 07:50:50    浏览(

   李 晓

  有天,一个人怒气冲冲跑来找到我,对另一个人大骂出声:十足的小人,小人!我算是看清他的肠肠肚肚了,我要和他绝交!这人望着我,意思是要我立即表态,因为我也同那人有交往。

  看清一个人其实是很累的,有时好比做了人家肚子里的一条蛔虫,你既然看清了那人,那人对你的生活发生干扰了,绝交是你自己的事情,别把我也给搭进去。见我态度中立的样子,这人也对我发火了:我平时待你不薄吧,你咋这样是非不分明,典型的骑墙派,我们之间,也到头了!没想到,他和一个人绝交,也把我给卷进去了。后来,我俩的关系淡了,再过后,没有了交集,我们都把彼此给悄悄删除了。如果再交往,即使阴影消除,还是有了斑点。我也是一个有很多人性弱点的人,说不定哪一天,他洞若观火把我看清楚,也提出绝交,我会很尴尬的。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苛刻而严厉,往往是自己抢先占了高地,把友谊之弦绷紧了,稍不留意,就会弦断无人听。一些云淡风轻的交往,反倒春去春又来。

  后来我在无意中把这件事给搞清楚了,这个人去找那人借钱,那人也因生意周转手头紧,说再想想办法,就这样,把这人给怠慢了,就戴了一顶小人的帽子。我有时无法权衡一些人与人之间的纠葛。大多数人,都向往简单的人生,但参与了利益分配,就让人心鬼魅了起来。在利益分配面前,有时一个小小举动,就往往让之前的人生,溃不成军。

  我特别想念一个十多年前交往的朋友。那时的交往很纯粹,很快乐。去年,在我再三邀请下,我们见面了,但那次,我们花了半个小时,就把过去的美好时光给回忆完了。剩下的,就是无话可说的尴尬,心不在焉的目光游移。过去的友谊都到哪儿去了?是不是被时光之水冲淡了,旱路与水路的脚印,已无法再重叠。那天送他去火车站回家,看见他打了一个呵欠后,火车远去,也从此告别了一段发白的老时光。随后,我们的交往,也基本没有了,也算彼此给删除了。我明白了,有些人,就在回忆里美好温存,相见不如怀念的好。

  一个口若悬河的人,与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成了很好的朋友。因为那个沉默的人,常常是他的倾听者。有时候倾听,也是一种更深的关怀。我认识一个嘴上跑火车的人,和一个内向者,之前是朋友,后来内向的那人,一次无意中的冷落,让满嘴跑火车的那人气愤了,拂袖而去后,再没了交往。只是因为那天,内向者疲倦,想好好睡一觉。

  我们交往一些人,最终是为了内心的抚慰。如果抚慰变成了伤口,这样的交往勉强下去还有啥意义。你交往一个人,如果自己站在想象的道德山头上,完成对另一个人的强制改造,那样往往会把双方搞得疲惫不堪。

  人的一生,就是朝不同方向赶路。赶路途中,一些人结伴而行,走着走着,走散了,删除了彼此,这都是很正常的一个过程。那些删除的人,也丰富了你的旅途,你不能完全予以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