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洪泽新闻网!

教一生,学一生,春泥护花无悔一生

来源:洪泽报    作者:aadmin    发布时间:2018-12-07 08:20:15    浏览(

   沈诗诗

  多年后在办公桌前给学生回信的陈加柱,从未想过当年以为会一生面朝黄土的自己,竟在三尺讲台上一站就是一辈子。

  “我是标准的农民的儿子,”这是洪泽中学化学老师陈加柱介绍自己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我从记事时起,最关心的事就是每天能否吃上三顿饱饭,至于吃菜就不要想了;最盼望的日子是过年,因为过年时可以吃上肉,运气好还可能添双新鞋子、添件新衣服。对于上学没有什么概念,也不知道上学有什么用,连家里的大人对孩子为什么上学也是不甚了解。”陈加柱七岁开始上小学一年级,当时没有固定的教室,经常在这家蹲几天,再到那家蹲几天。所谓课桌就是从自己家里带的长板凳,一条板凳两个人趴着,坐的是从自己家带来的小板凳。“由一个小学毕业生做我们的老师,教我们几个邻近生产队的十几个孩子认字和数数。”陈加柱无奈地笑笑,“我以为我小学毕业后就会辍学回家种田,因为身边大多数人都是这样。”命运总是让人猝不及防。在二年级的时候,陈加柱全家搬迁到了当时的淮安县南闸公社镇湖大队,他也进入了镇湖小学。“这是一所与村小截然不同的完全小学,有五个年级,每个年级一个班,每个班有三四十名学生,教师有初中毕业代课的,有从城市下放到农村的老师,水平相对较高。”新的学校、新的老师给陈加柱打开了一个新世界,考大学、跳出“农门”的愿望在他心中生根。很幸运,也是很努力的结果,他1987年参加高考,顺利被扬州师范学院化学系录取。

  1991年6月本科毕业的陈加柱,被分配到洪泽县东双沟中学工作,那时的双沟中学,学校教学楼还未开建,学生手头除了课本没有什么学习资料。全校只有一台四通打字机,试卷基本上是老师自己刻钢板,再送到文印室印刷。教师的居住条件也不太好,一般两个单身汉老师共住一间宿舍,小家庭一般是一间一厨。“刚上班的时候条件还是很艰苦的,但比我上学时候好多了。”陈加柱回忆道,“最大的变化是家长对学生学习有了更多的期待,经常会有家长主动到学校找老师了解自己孩子在学校的表现,临走时还会强调:‘要是孩子不听话,老师你们就给我揍他。’”陈加柱在双沟中学工作了整整七年,从一个新手教师变成了学校的业务骨干。他带了五届高三,做了五年生化教研组组长,1998年还获中学一级教师资格。

  由于县中扩大招生,急需一批成熟教师,陈加柱于1998年被选调进洪泽县中学。“刚进入县中的几年,经常带四个班的化学课,还要做班主任,工作压力比在双沟中学明显增大。教育局对高考成绩的要求的压力,学校期中、期末考试的压力,家长、社会的压力,有时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压力也是动力,那段时间陈老师埋头钻研教材、教法,买了很多资料,做了大量的高考题、模拟题,努力提高教学水平和教学质量。

  进入21世纪后,教育部在全国推行新课改,对教师和学校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在2003到2012年近十年时间里,陈加柱先后参加了扬州大学研究生课程班学习、省中学生化学竞赛教练员培训、省骨干教师培训等,2008年考取徐州师范大学在职研究生,并于2011年获教育硕士学位。同时,他还跟随洪泽中学老校长姚湘仁先生学习布点教学法,课堂教学水平进一步提高,有多篇研究论文在省级刊物上发表。

  党的十八大以后,教育战线发生了更加深刻的变化。国家和教育主管部门,要求各级各类学校以立德树人为总体育人目标,发展学生的核心素养,改变教育教学方式,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和关键能力。“现在是网络社会,教学环境、对老师的要求、学生获得知识的途径等方面变化实在太大了,促使我要不断学习、紧跟时代。”陈加柱感慨道,“做一名教师是很辛苦的,但是值得。我有很多学生也当了老师,他们会经常跟我交流新时代新老师的困惑,我跟他们分享最多的一点就是要终生学习。教无止息、学无止境是我从教一生的信念,也是我希望我的学生能够坚持的信念。”